换源:
格格党

许你骄纵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

最新网址:m.baka.cc

番外十五

叶谙和谢朔的第二个孩子, 来得很快。

就在他们开始备孕的第三个月——

某天早上, 叶谙起床后觉得有些不舒服, 替小棠意扎头发的时候直打瞌睡。

谢朔见她精神不济,以为她是晚上没睡好,等她扎完头发, 拿过小棠意的书包, 说道:“你今天别过去了,回房再睡一会儿,我送她去就行。”

小棠意看了看她, 歪着脑袋问:“妈妈,你不舒服吗?”

叶谙原本还想硬撑着说“不要紧”,可对上谢朔不容置喙的目光, 只得摸了摸小棠意的头,叮嘱她:“今天妈妈不陪你去学校了, 你乖乖听爸爸的话, 不许胡闹。”

小棠意重重点头, 扭过脸朝谢朔张开了胳膊:“爸爸。”

谢朔弯腰, 手穿过她肋下,将她抱了起来。

小棠意伸长脖子,在叶谙脸颊上亲了亲, 朝她挥挥手:“妈妈再见。”

叶谙也挥了挥手,弯唇一笑:“意意再见。”

父女俩离开之后, 叶谙回到卧室, 上床补了一觉, 睡醒起来,准备去卫生间时,忽然想到什么,身形一顿,拿了验孕棒出来。

几分钟后,叶谙打开卫生间的门,满脸欣喜地给谢朔打了个电话,眼睛里泛着光。

接到电话时,谢朔刚从幼儿园出来,在去公司的路上,听到手机里那句“意意可能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”,也弯起了唇角。

叶谙的这一胎要比怀小棠意时辛苦一些,宝宝在肚子里就开始闹腾,以至于她时常半夜失眠,胃口也不怎么好。

偏巧这时候,谢朔因为公司在进行几个重点项目变得异常忙碌,时不时早出晚归,偶尔还得出个差。

叶谙每天在家呆着,情绪更加不稳定了。

这天,谢朔去参加一个慈善活动——自从复明之后,谢朔每年都会捐助一定的资金用于医疗公益,公司在医疗方面也有投资。

以往这种慈善晚会,都是叶谙陪他出席,现在叶谙身体不方便,他只能一个人过去。

晚间,叶谙将小棠意哄睡着,一个人在卧室等他,等到很晚都没见他回来。

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屋外灯火零星,寂静无声,她坐在床上,越等心情越烦躁,想睡又睡不着。

十点左右,门口终于传来细微响动。

谢朔轻手轻脚进屋,本以为她已经睡了,见她还坐在床头,不由问:“怎么还没睡?”

叶谙抬头,看着他,语气里带了点不满:“谁让你回来得这么晚?”

谢朔笑了下,走到床边,俯身准备去抱她,想起什么,又缩回了手。

叶谙鼻子灵,嗅到他身上的酒味,立马拽住他的领带,凑近又闻了闻。

酒味还挺浓。

她觉得有些不舒服,皱了皱眉:“不是让你少喝点酒?”

谢朔握住她的手腕,解释道:“没喝酒,走的时候被人撞到,洒了点酒在身上。”

叶谙一下就抓住了这两句话的重点,眯眼问:“男的女的?”

谢朔看她一眼,似乎怕她多想,模棱两可地回道:“没注意。”

他说完,将领带从她手里抽出,扔下一句“我先去洗澡”,转身去了衣帽间。

看他这个反应,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女人,兴许对方还是故意的。

结婚这么多年,虽然他在外面从未闹出过什么绯闻,但叶谙心里清楚,他身边少不了动歪心思的人。

想到这里,叶谙有点气闷,扯开被子,翻身躺下。

浴室里响起哗啦水声,她听着听着,渐渐有了睡意。

等谢朔洗完澡上床,她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了。

她感觉到谢朔替她掖了掖被子,又低头在她额间轻轻吻了吻,因为怕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,他没有抱着她,而是在被子底下握住了她的手。

叶谙动了动睫毛,却睁不开眼。

后半夜,她睡得不□□稳,梦到了很多混乱的画面,都跟谢朔有关。

她梦到他又恢复成了很久以前的模样,对她既冷漠又嫌恶,还说要跟她离婚,娶一个年轻小姑娘。

夜深人静,她从噩梦中惊醒,下意识伸手往旁边一摸,摸到温热的躯体。

谢朔睡在旁边,呼吸绵长。

叶谙翻过身,看着他,黑暗中看不清轮廓,只能感知到熟悉的气息。

大概是受噩梦的影响,她忽然觉得心口空荡荡的,有不安的情绪涌上来。

她重新闭眼,却怎么也睡不着,索性伸长胳膊,开了床边的睡眠灯。

暖色的光晕开,覆上熟睡的面庞,叶谙借着灯光,凝神看了谢朔一会儿,轻手轻脚下床。

夜空广袤,风凉如水。

她走到阳台上,呆了片刻,担心吵醒谢朔,又转身出了卧室。

本来想去小棠意的房间看看,可这大半夜的,万一吓到她……于是最后,她只能一个人去了书房。

音音被搬到了小棠意那里,书房冷冷清清的,叶谙从书架上随手摸了本书,坐在窗边看起来。

才翻了几页,她就没了耐心,放下书,准备去阳台透透气。

刚起身,书房门忽然被人推开,谢朔从外面进来,走到她跟前。

“睡不着?”

他扫了眼桌上的书,揽过她的肩,低声问。

“还是哪里不舒服?”

叶谙幽怨地看着他,顿了两秒,说:“我梦到你看上年轻小姑娘了,要跟我离婚。”

谢朔:“……”

谢朔一时无言。

她最近情绪敏感,他也清楚,耐着性子将她往怀里揽了揽,温声道:“没有的事,别胡思乱想。”

叶谙靠在他怀里,鼻头莫名一酸。

她其实明白自己是在无理取闹,早在补办婚礼的时候,他就不顾她的反对请律师取消了婚前协议,这几年对她也再好不过,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经目睹过父母的婚姻悲剧,她总控制不住往坏的方面想。

她伸臂搂住他,埋首在他颈间,感受着他的体温和心跳,渐渐安下心来。

谢朔轻抚着她的背,在她额角亲了亲,低声道:“睡不着,我陪你说说话?”

被他这么一安抚,叶谙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,摇摇头:“这么晚了,你快去睡吧,明天还要去公司。”

谢朔却没听她的,而是牵着她的手到了琴房。

叶谙起先有点懵,等他坐到钢琴前,才反应过来他是想弹琴给她听。

灯光下,男人侧颜英俊,修长的手指轻搭上琴键,轻缓悠扬的曲子如月华般自指尖流淌开来。

叶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静静听着,神思渐渐恍惚,没过多久,她便歪着头,合眼睡了过去。

谢朔回头,确认她睡着之后,才停下弹琴,走到她身边,将她抱回了房间。

这一晚的后半夜,叶谙睡得格外香甜。

第二天早上,她给小棠意梳头发的时候,小棠意忽然说:“妈妈,昨天晚上我梦到有人在弹琴,好像爸爸。”

叶谙抬眸,与旁边的谢朔对视一眼,唇角不自觉地扬起。

“弹的哪首曲子,意意还记得吗?”

“不记得了……”

……

-------

两三个月后,谢朔不再那么忙碌,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陪着叶谙,办公也尽量在家进行。

叶谙虽然仍旧因为怀着身孕而时常难受,但心态却明显好转,每天乐此不疲地尝试各种胎教。

之前给小棠意取名的时候,留了许多备用名,有男孩儿的,也有女孩儿的,叶谙重新翻出来看了一遍,都不怎么满意,就拉着谢朔重新取。

折腾半天,女孩儿的名字差不多定下了,男孩儿的名字却迟迟定不下来。

叶谙抱着厚厚的字典和一摞书,翻了又翻,忍不住开玩笑道:“要不然,叫谢谢好了?”

谢朔抬眼,看着她。

叶谙将书放到一旁,搂住他的脖子,笑嘻嘻道:“再不然,叫谢小朔?”

谢朔揽着她的腰,微微一笑:“都随你。”

这种时候他顺着自己,叶谙反倒不高兴了,瞪了他一眼:“你还真这么随便啊?”

她松开他,低头继续翻字典。

一直纠结到晚上,她才定下来一个,叫谢明隽。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终于到了生产的时候,叶谙顺利生下第二个宝宝,是个男孩儿。

得知自己多了个弟弟,小棠意十分兴奋,趴在婴儿床边看了又看。

叶谙原本以为,以小明隽在肚子里那股闹腾劲儿,出生后肯定更加闹腾。

谁知,他却出奇地乖巧听话。

哄他睡觉,他很快就睡了,夜里很少哭闹,平常也安安静静的。

有这么一个乖巧的宝宝,叶谙和谢朔不知道多省心,完全不像当初带小棠意那样焦头烂额。

小明隽的五官跟谢朔神似,配上他安静高冷的性子,简直就像缩小版的谢朔,漂亮又帅气,谁见了都忍不住夸赞两句。

小棠意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弟弟,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他,搬着小凳子坐在旁边同他说话。

等他长大些,学会了说话走路,她就拉着他一起玩儿。

姐弟俩自娱自乐,甚至都不用大人看管。

偶尔辛狸会带着昭昭过来,三个小孩凑在一起,越发热闹。

对待儿子,谢朔明显要严格许多,从小明隽周岁之后,就开始给他制定学习计划,不像对女儿那样无限度地宠爱。

偏偏小明隽对此似乎毫无察觉,教他什么他就学什么,而且态度极其认真。

看着他坐在谢朔面前专注练字和背诗的模样,叶谙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谢朔。

----------

叶谙和谢朔结婚的第十年,一家四口去某个海岛度假。

清早阳光明媚,叶谙替小明隽换好衣服,将他抱到腿上,低头给他穿鞋。

小棠意穿着新买的漂亮裙子,站在镜子面前,一边臭美一边催促:“弟弟你好了没?”

小小年纪,也不知道跟谁学的……叶谙抬头瞥她一眼,将小明隽放下来,摸了摸她的脑袋,说:“先去吃早饭。”

谢朔走过来,将叶谙的包递给她,顺手替她理了理头发。

一家人下楼吃早饭。

小棠意急着出去玩,狼吞虎咽地解决掉盘子里的蛋卷,放下筷子说:“我吃饱了。”

叶谙用眼神指了指她面前的牛奶:“牛奶呢?”

在妈妈不容反驳的目光下,小棠意只得捧起杯子,一口一口将牛奶喝完。

终于等到妈妈也吃完了早餐,小棠意跳下椅子,习惯性地朝谢朔张开胳膊:“爸爸。”

叶谙瞥见,拦住了谢朔准备抱她的动作,说:“意意,你前几天不是还说自己长大了,可以自己走路,不用爸爸妈妈抱了?”

小棠意看向谢朔,鼓着小脸,露出委屈的表情。

谢朔虽然心软,但对上叶谙警告的眼神,还是选择了默不作声。

撒娇没用,小棠意只好不情愿地将胳膊放了下来。

和她不同,小明隽完全没有让人抱的意思,反而上前两步,拉住了她的手,像是在安慰她。

看到弟弟,小棠意又高兴起来,姐弟俩手牵着手朝屋外走去。

叶谙莞尔,同谢朔对视一眼,跟在后头出去。

这次出门度假,坐的是私人飞机。

晴空万里,一望无际,繁华的城市镶嵌在山川河流之间。

小棠意和小明隽趴在窗口,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,满脸兴奋地说着话。

谢朔坐在另一边,开着电脑处理工作,叶谙偎在他身侧,手里捧着一本书,侧颜姣好。

飞机掠过长空,最后降落在风景秀美的海岛上。

下了飞机,叶谙和谢朔带着两个小孩子到预订好的酒店下榻,一路上有不少人投来艳羡的目光。

到酒店房间后,谢朔先开了一个小时的视频会议,叶谙在一旁整理行李,小棠意则拉着弟弟到阳台上看远处的大海。

开完会议,谢朔有些累,揉了揉额角,靠着沙发睡着了。

叶谙收拾好东西,回过头,见他一脸疲惫,拿了一条毯子替他盖上,动作放得极轻。

谢朔这一觉睡得有点久,耳边寂静无声,意识昏昏沉沉。

他恍惚又回到了很久以前,置身于漫无边际的黑暗中,独自一人,什么也看不见。

没有人在身边撒娇胡闹,也没有人偎着他入睡。

他的世界只剩下黑暗和冷清。

他蹙了蹙眉,猛地睁开眼,光亮顷刻间涌进来——

所幸只是梦。

房间里空荡荡的,他莫名觉得心慌,下意识扭头寻找,终于在阳台上找到了熟悉的身影。

叶谙陪着一双儿女坐在小桌子前,正拿着刀叉,在耐心地帮他们分吃的。

“爸爸在睡觉,你们小声一点,不要吵醒爸爸。”

时近黄昏,落日西斜,夕阳轻轻覆下,染上她面颊,越发衬得她眉眼温柔。

谢朔的心忽然就安定了下来。

他自小性子冷,哪怕是最年少轻狂的时候,也比大多数同龄人要沉稳冷静。

从小到大,他人生的每一步几乎都是规划好的,完成学业,接手公司,唯独叶谙……是一个意外。

在遇到她之前,他一度觉得,自己最后大概会选一个家世相当,或许喜欢或许不那么喜欢的妻子,结婚生子,共度余生。

可命运突然转折,让他遭遇了那一场劫难,把她送到他身边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动心的呢?他其实也说不清楚。

或许,是她在喧嚣的街道上抱着他说会陪他一辈子;或许是那个午后,她读着诗集,靠在他肩头熟睡过去的刹那……也或许,是醒来见到她的第一眼。

鲜活热烈如她,总是能轻易牵动他的情绪,让他不自觉地想要将她留在身边。

叶谙端着一份慕斯蛋糕进屋,见他眼神温柔地看着自己,微微一笑:“醒了?”

她挨着他坐下,舀了一勺蛋糕,递到他嘴边。

失明那会儿,她就爱这样喂他吃东西,这个习惯到现在都没改过来。

谢朔也习惯性地张嘴,含住她喂过来的蛋糕。

等他咽下,叶谙又舀了一勺,继续递到他嘴边。

小棠意原本在低头吃蛋糕,不经意瞥见屋内的动静,悄悄拽了拽小明隽。

两个小孩子睁着乌黑清亮的大眼睛,目不转睛地看着屋里的爸爸妈妈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叶谙才注意到他们的目光。在孩子面前,她有点不好意思,收回了勺子,说道:“出来吃饭吧。”

谢朔却毫不避忌,噙着笑,在她唇上亲了亲。

小棠意眨了眨眼,抬起手捂住了小明隽的眼睛。

一向安静乖巧的小明隽这回却用力去掰她的手指。

--------

吃过晚饭,小棠意迫不及待地吵着要去海边玩儿,谢朔想洗个澡换身衣服,叶谙便和随行的保镖带着两个孩子先出了门 。

落日已经临近海平线,海面上波光粼粼,碎金闪烁,浪潮轻轻拍打着海岸,吹过来的风裹挟着湿意。

小棠意拉着弟弟在沙滩上跑来跑去,跑累了就蹲下来用沙粒和石子搭建房子。

叶谙在一旁守着姐弟俩,时不时回头看一眼。

没过多久,谢朔也过来了,叶谙回头,远远看见他的身影,叮嘱姐弟俩不要乱跑,快步朝他那边去。

夕阳下,男人的轮廓渐渐变得清晰,岁月在他脸上并未留下多少印迹,反而添了成熟魅力。

还差几步时,叶谙直接跑过去,扑入了他怀中,仿佛情窦初开的小姑娘。

谢朔搂住她的腰,替她撩开被晚风吹乱的长发,眼底浮起笑意。

他揽着她,走到小棠意和小明隽面前。

小棠意抬起头,看到他过来,高兴地邀功:“爸爸,我们在搭房子。”

叶谙问:“搭房子给谁住呀?”

小棠意还没开口,小明隽就奶声奶气地回答:“爸爸妈妈。”

小棠意立马不高兴了:“那我呢?”

小明隽补充道:“还有姐姐。”

叶谙噗嗤一乐,陪了姐弟俩一会儿,和谢朔牵着手去旁边散步。

海波连绵起伏,晚风轻柔拂过,裙裾如水,时不时擦过脚踝。

落日已经被海水淹没大半,绚烂的颜彩铺满天际。

走了一段路,叶谙忽然趴到谢朔背上,搂住他的脖子:“走不动了,你背我。”

谢朔顺势将她背起来,往上掂了掂,沿着海岸线缓缓往前。

叶谙凑在他耳边,轻声唤道:“老公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谢朔翘起了唇角。

两人身后,一串脚印绵延向远方。

另一头,姐弟俩努力许久,终于搭建出一栋带花园的“豪宅”,小棠意激动地抬起头,朝远处的谢朔喊道——

“爸爸!”

海风将稚嫩的声音吹散,传到谢朔这边已经破碎不清,所以两人都没太在意,回头望了一眼,继续往前,边走边轻声低语,眉眼间落满余晖。

“唉,弟弟,爸爸和妈妈在一起,就看不到我们了。”

小棠意叹了口气,忧伤地看着天边的落日,一副少年老成模样。

小明隽不太能理解姐姐的“忧伤”,捡起一块石头,在堆好的房子旁边写字。

小棠意短暂地忧伤了几秒钟,也学着弟弟开始划分地盘写字。

她先写了自己的名字,又歪歪扭扭写下一句诗——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。

写完,她问小明隽:“昨天爸爸教你背的诗你会背了吗?”

小明隽点点头,背了起来,嗓音稚嫩。

----------

“好了,放我下来吧。”

眼看两个小不点的身影已经模糊不清,叶谙从谢朔背上下来。

双足落地的刹那,她趁他不备,飞快在他唇畔亲了一下。

她转身欲逃,却被他扣住了手腕。

叶谙笑着回过头来,眼底星光细碎:“你先前亲过我了,现在我还回来,正好抵消。”

谢朔将她拽到身前,低头想亲她,叶谙故意扭脸,不让他得逞。

落日彻底沉入海平线后,最后一抹残阳也消散无踪,夜幕降临,海边亮起灯光。

最后,谢朔还是在她额间落下了一吻。

明月初升,皎洁的一轮,悬挂在天幕上。

两人牵着手往回走,十指相扣,无名指上婚戒成对。

海潮阵阵,不远处传来孩童肆意的欢笑声。

这是他们相守的第一个十年。

年年岁岁,时光悠长,他们会一直在一起,一如此夜月圆。

——全文完

百度一下“许你骄纵88读书网”M.BaKa.Cc

每天第一时间更新:许你骄纵全文免费阅读。

同类推荐 天尊武神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对不起我开挂了 带着军火库到大明 都市之神级选择系统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我开局震惊了女帝 我在万界送外卖叶晨 武神主宰 剑来 上门女婿叶辰
同类更新 综艺之文娱小生 长安纨绔四少 没有人比我更懂青云掌门 从选择不做赘婿开始 汉城向南 亚索的奇妙之旅 从义庄开始修行 法学生猛章节列表_法学生猛最新章节全集_ 明先生的契约恋人章节列表_明先生的契约恋 我的饭馆很美味 变成人鱼被养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