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源:
格格党

许你骄纵 第82章 番外十二

最新网址:m.baka.cc

番外十二

辛狸倒是没把她哥的话放在心上,她和谢予然的事都还没理清, 哪还有心思去见别人。

她回到卧室, 洗了个澡, 上床躺下。

手机再无动静, 谢予然似乎放弃了, 她侧身躺着, 脑中思绪混乱,一直失眠到了后半夜。

第二天早上醒过来, 才发现手机没电关机了。

她充上电开机,好几条未读消息跳出, 都是谢予然发过来的。

辛狸握着手机, 想起昨天发生的事,发怔许久, 回了个电话过去。

这回谢予然很快就接通了,语气焦急:“小狸, 昨天晚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,我事先也不知道她会等在楼下……”

经过一夜时间,辛狸已经冷静了不少,问他:“她找你干什么?”

昨晚要不是她哥强行将车开走,她估计当场就冲过去质问了。

谢予然道:“她养母生病了, 被迫要转往普通医院,她想让我帮忙疏通一下关系。”

辛狸:“你答应了?”

谢予然忙道:“没有, 章峻丰做下那么多事, 我怎么可能再帮他们?”

听完前因后果, 辛狸的怒气消了些,但想到当时的画面,还是有点不舒服:“那她拉你,你怎么不推开?”

“……”

每次一涉及到章沐晴,她就格外能闹腾,谢予然不由头疼。

“小狸……”

他还想说什么,突然被辛狸打断:“你今天晚上有时间没?”

谢予然顿了下,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想着昨天徐菀琴说的话,辛狸心里有点乱,看着窗外,故意语气娇蛮地道:“没怎么,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,要不要?”

这话出来,谢予然就知道她差不多消了气,微微笑道:“我晚上去接你。”

辛狸别扭地轻“嗯”了声。

挂断电话,辛狸又坐着发了会儿呆,出卧室下楼。

辛元鸿和辛遇都已经出门了,客厅里只有徐菀琴一个人。

见她下楼,徐菀琴咳嗽两声,扭头道:“起来了?早餐在厨房。”

吃完早餐,辛狸打算去一趟工作室,临出门前被徐菀琴叫住。

“小狸,我跟周夫人约好了后天一起喝下午茶,你明天有安排没?陪妈妈过去一趟。”

辛狸拽紧手里的包,忍了又忍,还是没忍住,转头道:“妈,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?”

到底是从小宠到大的女儿,徐菀琴看见她这般模样,有些心软,叹了口气,没再说什么。

辛狸离开家,去了工作室,一整天心情都不怎么好。

傍晚六点多,谢予然开车过来,接她去吃饭。

上车后,辛狸靠着座椅一言不发,脸上没有一丝笑意。

谢予然以为她还在闹脾气,将一束花递到她面前,笑着逗她:“还没消气呢?”

辛狸回过神,看见眼前鲜艳娇嫩的花,心底的烦闷暂时被冲淡了些。

“都是我不好,别生气了……”谢予然凑过来,好声好气地哄着她。

辛狸接过花,瞪了他一眼:“下次你再跟她拉拉扯扯不清不楚,就没这么简单了!”

谢予然一笑。

辛狸抱着花,轻弯了下唇角。

谢予然坐回去,开车往餐厅方向去,驶出一段路,辛狸侧过头看着他,想起联姻的事,心里的烦躁渐渐又起来了。

一直到进餐厅坐下,她都还闷闷不乐,谢予然跟她说话,她也提不起多少兴致。

谢予然看出她的不对劲,但却会错了意,以为她还在介意章沐晴的事,等她吃完饭放下筷子,起身坐到了她身侧。

他看着她,认真道:“小狸,我跟章沐晴认识的时候,才十几岁。我和她一样,都是被人收养,寄人篱下,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。她比我大,平日里对我又比较照顾,我自然便动了那方面的心思……”

“后来,我知道她真正想接近的是我大哥,对我只是利用,就慢慢打消了念头……”

这些往事,他很少跟人提,只是因为说出来多少有些难堪,在外人眼中,永远只看得到他哥,而他不过是陪衬。

就连她,最开始要见的,也是他哥。

“我和她之间,早就过去了,你别再因为这个不高兴好不好?”

辛狸看着他,忽然红了眼眶:“对不起。”

她伸手抱住他,像个小孩子一样将脸埋在他颈窝,说:“我知道我不该不相信你,不该对你发脾气,可我就是忍不住……我怕你还喜欢她,怕你只是一时兴起才答应跟我在一起,我怕她一回头你就跟她走了……”

谢予然没想到她竟然会想这么多,抬手拍拍她的背,低声道:“是我不好……”

他扶起她,在她眼睛上亲了亲:“我跟你在一起,是因为喜欢你。”

辛狸搂住他的脖子,眼角泛红:“那你只能喜欢我一个。”

谢予然轻“嗯”了声,抵住她的额头:“以后别胡思乱想了?”

辛狸没说话,凑过去亲了他一下。

谢予然看了眼桌上的菜,问她:“还吃吗?”

辛狸摇摇头:“不吃了,吃饱了。”

“那回家吧。”

谢予然牵着她的手起身,出了包厢。

辛狸看着两人紧握的手,忍不住弯起了唇,心底泛开一丝甜。

谢予然开车往自己的公寓方向去,直到驶出一段路,辛狸才回过神,她想起什么,忙道:“今天晚上我不去你那里了。”

谢予然轻握住方向盘,偏头看她一眼。

辛狸有点心虚地说:“我妈妈最近生病了,我得回家。”

谢予然似乎有点不高兴,但还是改了路线。

“生病了,严重吗?”

“还好,就是普通的感冒。”

一路灯火绵延,离家越近,辛狸的心情就越沉重,渐渐盖过了先前的欣喜甜蜜。

她时不时看谢予然一眼,好几次话到嘴边,想把一切告诉他,又咽了回去。

他自小寄人篱下,想必也为难,真告诉他,估计只会徒增烦恼,以前她一直没怎么考虑他在谢家的处境,今天听他提起,才觉得自己太过任性了。

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,也许她哥真能有办法。

-----

车停在辛家别墅外,夜色朦胧,路边的灯晕开柔和的光。

辛狸解开安全带,侧过头说:“我先进去了。”

谢予然看着她,没说话。

两人才刚和好,还没温存一会儿就要分开,确实有点不厚道。

辛狸见他一脸不满,撑着椅背,倾身过去,亲了他一下,算是安抚。

下一秒,车窗突然全部升了上来,隔断外面的视线。

辛狸一愣:这是要……?

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唇便被堵住。

狭小隐秘的空间内,暧昧滋生,空气变得窒闷,温度一点一点攀升,人如离水的鱼,喘不过气来。

车窗外,枝叶轻摇,浮动的光影细碎洒落。

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车门终于被推开,冬日冷风扑面,散了脸上的热意。

辛狸穿过花园,停在大门口,不放心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,又从包包里掏出小镜子,补了补妆,仔细确认半天,才敢进屋。

进屋后,浑身一暖,灯也亮了许多,她脸上潮红未褪,唇也红得过分娇艳,好在可以用天气冷的理由掩饰。

辛元鸿和辛遇都还没回,徐菀琴拢着针织披肩坐在沙发上,时不时咳嗽两声。

“回来了?”听见脚步声,她回头道。

辛狸走过去,在她身侧坐下,说:“妈,你身体不舒服怎么不早点去睡?”

徐菀琴拿过茶几上的水杯,抿了一口,说:“没事,我等一等你爸。”

辛狸看她脸色憔悴,心底有些不是滋味,伸手去扶她:“您回房再等吧。”

徐菀琴由她搀扶着起身,走到卧室门口时看了看她,似乎想提跟周家联姻的事,但又怕她发脾气,最后道:“外面冷,你也早点休息,别再出去了。”

“知道啦。”

辛狸扶她进屋之后,回到自己的卧室,想起这两天的事,一会儿欢喜一会儿愁。

直到十一点多,辛元鸿和辛遇才回来,辛狸听见响动,裹着毯子偷偷溜到辛遇的卧室外,敲了敲门。

辛遇打开门,见她鬼鬼祟祟的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辛狸看了看左右,说:“进屋再说。”

辛遇侧身,让她进去。

进屋后,辛狸抓着毯子的边角,眨巴着眼睛问他:“哥,你昨天说的话是真的吗?”

辛遇关上门,转头看向她:“什么话?”

辛狸道:“就是你说公司的事你有办法解决,不用我去联姻。”

辛遇看她今晚的状态明显比昨晚要好,隐约猜到什么:“你今天又去见谢予然了?”

辛狸稍稍往旁边后退了半步,小心翼翼道:“我跟他……又和好了。”

辛遇:“……”

“你们两个是三岁小孩吗?一会儿闹一会儿和好?”

“他今天跟我解释了,昨天晚上是个误会,他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!”辛狸举起一只手,信誓旦旦,“我保证,以后再也不随便闹了。”

辛遇没说话,紧皱着眉头,显然对谢予然十分不满意。

“你就非他不可吗?”

辛狸没出息地耷拉下脑袋,细软的黑发垂在肩头,小声说:“他对我挺好的,哥你帮帮我好不好?”

辛遇看着她,半晌,无奈道:“好了,回房去睡吧。”

辛狸惊喜地抬头:“哥你答应啦?”

辛遇“嗯”了声,灯下面容疲惫。

“哥,你也早点休息,改明儿我替你找个温柔漂亮的好嫂子。”

辛狸说完,开开心心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------

也不知道辛遇是怎么做到的,辛元鸿和徐菀琴虽然仍旧会跟她念叨联姻的事,但态度明显缓和许多,也没再强逼她。

一晃春节过去,辛狸重新搬出家,回了明庭花园那边的公寓,时不时到谢予然那边住个一两天。

谢予然嫌麻烦,提出让她干脆搬过去和他一起住,辛狸怕她爸妈突袭,没敢同意,决定先找个恰当的时机跟他们摊牌。

然而,还没等她找好时机,就传来了她爸病倒住院的消息。

辛狸脑子一懵,慌忙赶到了医院,这时候她才知道,原来公司的情况根本没有好转,只是她哥在硬扛着,不让他们给她压力。

一时间,辛狸心乱如麻,完全没了主意。

她在医院守了辛元鸿两天,回到家,徐菀琴再度跟她提起联姻的事。

“小狸,你就听妈一次,去见见周家那孩子行不行?”

辛狸垂着眼睫,闷声不哼,良久,低低道:“妈,你再给我几天时间,我处理点事情。”

她手指死死掐着沙发,指尖泛白,像是在极力隐忍情绪。

徐菀琴察觉出些许端倪,问她:“小狸,你跟妈说实话,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?”

这一回,辛狸没再否认。

徐菀琴皱起眉头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辛狸道:“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徐菀琴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:“对方是谁?你怎么都不跟我们商量商量?”

要换做平常,听了这话,辛狸估计会发脾气顶回去,可现在这种时候,她哪还敢胡闹,沉默片刻,说道:“妈你先别问了,让我好好想一想。”

徐菀琴看她这个模样,知道她心里也不好过,没忍心再逼她,将她揽到身前,摸了摸她的头,眼角微湿:“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辛狸垂眸,眼底黯淡无光。

-----

隔天晚上,辛狸去了谢予然的公寓。

她事先没打招呼,谢予然从公司回来,开门进屋,见她抱膝蜷缩在沙发上,有些意外:“不是说你爸爸病了,最近过不来?”

辛狸抬起头,眼底的忧伤一秒掩去,换上粲然笑意。

她从沙发上跳起来,赤着脚扑到他面前,搂住了他的脖子:“想你了!”

谢予然被她突如其来的一扑撞得后退半步,抬手扶上了她的腰。

不等他反应,辛狸便踮脚开始亲他。

炽热的吻落下,急促而强势,有些失了章法,好像极力想证明什么。

谢予然配合了她一会儿,察觉到不对劲,直接横抱起她,坐到沙发上,低头问她:“怎么了?是不是你爸爸的身体……”

辛狸摇摇头:“没什么大问题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可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忧色做不得假,谢予然观察着她的神情,忽然道:“我去探望一下你爸爸?”

辛狸一愣,随即挑了挑眉:“怎么,想见家长啊?”

谢予然搂着她的腰,低眸笑:“早晚都是要见的。”

辛狸鼻头一涩,故意扬起下巴:“那得看我心情。”

谢予然顺着她的话问:“你什么时候心情好?”

辛狸看着他,目光细细描摹过他的眉眼,神情怔忡,蓦地重新吻住了他。

她半跪在他腿间,纤细的手指攀着他的肩,垂下眼睫,用力吻着他,仿佛是最后一次。

谢予然总觉得她今晚有些反常,搂着她的腰,想问些什么,却完全开不了口。

……

----

夜渐渐深了,浴室里水声响起,许久后,又沉寂下去。

月从云层间探头,投下清冷稀薄的光,谢予然看着身侧熟睡的人,她似乎不太高兴,睡梦中仍皱着眉头。

记忆中,她从来都是肆意张扬的模样,除了和他争吵的那两次,鲜少会露愁容。

正因为她太过耀眼,所以最初,她表现出对他的喜欢时,他其实并不怎么相信,只以为她是一时兴起,过后就会失了兴趣。

他凝神看她许久,抬手从她颊边拂过,低下头,在她额角轻轻落下一吻,将她揽入了怀中。

半梦半醒间,辛狸感知到熟悉的气息,往他怀里蹭了蹭,双手牢牢搂住他的腰。

……

---

翌日,谢予然先起,像往常一样留下早餐,去了公司。

辛狸起床时,已经日上三竿,她洗漱完,从卧室出来,看到餐桌上的早餐,怔然片刻,慢慢走过去坐下。

她平静地吃完早餐,拿起沙发上的包,走到玄关处,最后看了一眼屋内,转身出门。

公寓楼下,春光烂漫,她叫了一辆车,拉开车门坐进去,一路上,表情没有任何变化。

上午十点,日光照入落地玻璃墙内,谢予然坐在办公桌前,问一旁站着的助理:“辛家最近什么情况,打听到了吗?”

助理道:“听说资金周转出了问题,有意同周家联姻。”

谢予然翻阅文件的手一顿,抬起头,眼底掠过一丝波澜。

----

一连好几天,辛狸没再来找过谢予然,也没发过消息给他。

谢予然也没主动联系她,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,尊重她的选择。

见他这般反应,辛狸一时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伤心。

期间,辛狸的爷爷生辰,辛家特地办了一场晚宴庆祝。

越是这个时候,越是要撑起场面,不能输了阵仗。

辛元鸿给谢老爷子递了邀请函,老爷子身体不适,不方便参加酒宴,就让谢朔和谢予然代为前来。

于是,宴会当场,辛狸又撞上了谢予然。

四目相对,两人谁也没说话。

辛狸灌了不少酒,率先挪开视线,摇摇晃晃往宴会厅外去。

露天的走廊内,夜风清凉,吹得人清醒了许多。

谢予然跟在她身后出来,辛狸停在僻静处,没敢回头。

“你明天在家吗 ?”

熟悉的嗓音忽然响起,明明只隔了几天,却仿佛已经过去许久。

辛狸没回答,脑袋阵痛不止,不知道是因为酒醉的缘故,还是因为心神不宁。

谢予然也没逼她开口,留下一句“明天上午我过去找你”,转身回了宴会厅。

……?

辛狸转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有些莫名。

翌日上午,辛狸坐在阳台上发呆,果不其然等到了谢予然的电话。

看着屏幕上熟悉的昵称,她愣怔了片刻,才接通。

“在家?”

辛狸盯着自己的脚尖,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出来,我在你家外面。”

辛狸一愣,理智告诉她不该出去,但双脚却不受控制。

十几分钟后,辛狸出现在别墅外。

园区内春意盎然,花成簇成簇地开着,男人白衣黑裤,长腿斜放,倚着车门,冲她一笑,好似这几天的突然断联完全不存在。

辛狸走到他面前,低声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她以为,她的暗示已经够明显。

谢予然没回答,只是替她拉开了车门:“上车。”

辛狸抿唇,迟疑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坐了进去。

等到车子驶出园区,她才想起来问:“去哪儿?”

谢予然瞥她一眼,淡淡道:“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辛狸自知理亏,没敢多问,她看着挡风玻璃外热闹的街景,心底乱成了一团。

车子穿过市区,一路往僻静处去,最后停在了谢家老宅内。

辛狸下车,环顾一圈,终于反应过来,惊愣地看向谢予然。

谢予然牵住她的手,往里走,回答了先前的问题:“来见爷爷。”

辛狸脑中一轰,赶忙将到膝盖上方的裙摆往下拽了拽,责怪道:“你怎么事先不跟我说一声?早知道我就不穿这条裙子了。”

她说着,停下脚步,从包里掏出镜子,整理了一下头发,满脸紧张。

谢予然看着她,一笑:“很漂亮。”

辛狸想起什么,又急道:“我没带礼物过来!”

谢予然笑了笑,重新牵住她的手,踏上台阶,进了屋。

老爷子正在客厅里坐着,面前茶几上摆着一杯热茶,似乎已经等了他们好一会儿。

“爷爷。”谢予然牵着辛狸上前,唤道。

老爷子和蔼一笑:“来了?”

辛狸也露了个笑:“谢爷爷。”

老爷子点头应了:“坐吧。”

两人并排坐下,老爷子上下打量着辛狸,笑得温和:“有些日子没见了,好像瘦了些,是不是予然没照顾好你?”

辛狸脸颊微热,看了谢予然一眼。

-----

当天中午,辛狸同谢予然一起,留下来陪老爷子吃了顿午饭,下午又闲聊了一会儿才离开。

返程的车上,辛狸渐渐回过神来,转头问谢予然:“我家的事,你知道了?”

否则怎么会一句话都不问,突然带她来见老爷子?

谢予然驱车出了小区,不答反问: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辛狸神情一滞,慢慢垂下眼睫,小声道:“我这不是……怕你为难么?”

谢予然突然将车停在了路边,转过头看着她:“小狸……”

他唤了她一声,眼中神情认真。

“我虽然比不上我哥,但也没你想的那么无用,有些东西我只是不愿争,大伯对我有养育之恩,我哥自小就护着我,对于我来说,他们比所谓的名利地位更重要。”

所以成年之后,他才会避开跟谢朔的冲突,早早自立门户。

他微微一顿,“但为了你,我会尽力去争取。”

辛狸抬头,怔怔望着他,眼角一涩。

谢予然伸手,指腹拂过她眼角:“别怕,有我在,没人逼得了你。”

辛狸倏地落下泪来,多日来的纠结、忐忑、担忧……一股脑的情绪仿佛瞬间有了宣泄之处。

-----

几天后,老爷子和谢柏言亲自登门,到辛家拜访。

辛元鸿和徐菀琴都惊了一惊,尤其是在看到跟辛狸站在一起的谢予然后。

老爷子笑着道:“小辈们不懂事,现在才来跟我们说……”

要换做以前,辛元鸿和徐菀琴可能还会反对,但现在老爷子和谢柏言共同出面担保,他们权衡了一下,最后同意了。

就这样,辛狸和谢予然的婚事顺利定下。

两家决定先办个简单的订婚仪式。

订婚前一夜,谢予然陪着辛狸在花园里散步。

清风明月,星河耿耿。

这样的时刻,哪怕一句话都不说,也不觉无聊,只觉得岁月静好。

走到某处,谢予然突然顿足,唤道:“小狸。”

辛狸闻声回头。

谢予然掏出一枚戒指,单膝跪在她面前,执起她的手。

“嫁给我。”

风从眉眼间拂过,辛狸短暂地怔了一下,随即盈盈笑了。

“好。”

百度一下“许你骄纵88读书网”M.BaKa.Cc

每天第一时间更新:许你骄纵全文免费阅读。

同类推荐 一剑独尊 武神主宰 史上最强练气期免费阅读全文 万道龙皇 都市之最强狂兵 逆天邪神 轮回乐园那一只蚊子 神医狂妻:国师大人,夫人又跑了(神医如倾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剑来
同类更新 维度沙盒 这就是青春 醉爱 重生后渣总追妻火葬场 开局终极武力系统 傲娇校草:甜心,你好 雾色小城 洪荒之无限极品宝箱 诸天万界终结者 剧本怪都不想翻车 随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