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源:
格格党

许你骄纵 第78章 番外八

最新网址:m.baka.cc

番外八

辛狸最后那条信息, 让谢予然足足黑脸了一整天。

他原本以为,早起醒来, 两人能把事情说开, 重归于好, 没想到居然会是这种结局。

睡完他,人跑了,还留下那么一句话。

之后好些天, 辛狸都没再理他, 消息不回,电话打过去,她也是直接挂断。

联想到她之前闹分手时说的只是跟他玩玩而已, 谢予然更加火冒三丈,心口像是堵了什么东西。

谢朔那边, 虽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一双眼睛却失明了,无法再回公司主持大局, 公司的重担便自然而然落在了他身上。

他每日忙得焦头烂额,没多少精力分心去和辛狸闹腾,又不能直接去辛家找她,毕竟他和她关系一直都瞒着众人在,未曾光明正大地公开。

谢予然憋着怒气, 索性也不再联系她, 就当已经分手了。

两人就这样互无交集地过了一段时间。

直到半个多月后, 他去医院探望谢朔, 突然撞上了辛狸。

她穿得十分素净,脸上不施脂粉,面色苍白,看着有些憔悴,手里拿着一份检查单子。

谢予然一怔,心底刹那间闪过一个念头,目光不自觉地落在她腹部。

他的目光太有存在感,辛狸很快察觉到,抬眼朝他这边看了过来。

随即,也一怔。

医院走廊里人影来往匆匆,每个人脸上或悲或喜或麻木,各不相同。

两人隔着一段距离,静静对视了几秒钟。

最终,辛狸先收回视线,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去。

谢予然盯着她远去的背影,眼底神情莫测。

他忽然快步上前,拽住了她的手腕。

辛狸回头,看到谢予然皱眉不高兴的脸。

“干什么?”

掌中腕骨温热,细得有些过分,谢予然力度稍微松了松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他的嗓音温和,倒像是真的很关心她。

辛狸心头一涩,故意装出冷漠的表情:“我怎么了,跟你有关系吗?”

周遭有好奇的目光投来,谢予然皱着眉头将她拽到了旁边的消防通道里。

“你不舒服?”他掠了一眼她手中的检查单,视线再次落在她腹部。

“说了不关你的事……”

辛狸扭着手腕,想挣脱他,不经意捕捉到他的目光,猛地反应过来什么,瞪大眼,一脸古怪地看着他:“你不会是以为我怀了你的孩子吧?”

看见她脸上的表情,谢予然总觉得她下一秒就会蹦出一句“就你那技术怎么可能”,面色隐隐发青。

辛狸忍不住笑了,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,眼中碎光闪烁。

“你怎么这么能脑补呢?”

谢予然的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“我胃不舒服,来做个检查。”辛狸敛了笑,无语地瞥他一眼,“我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

她说着,将手腕用力抽出来,谢予然重新拽住她:“小狸……”

辛狸以为他不信,直接将检查单子递到了他面前:“真没有,不信的话,你自己看。”

谢予然接过,看了看,确实跟怀孕无关。

“都说了叫你别多想……”辛狸从他手里拿回单子,又看了他一眼,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,好像当真已经从这段关系中脱身而出,半点没放在心上。

谢予然立在原地,久久没有动弹。

辛狸拐过回廊,走到等候区,长睫微垂,捏着检查单的指尖泛白。

他没有追上来。

分开的这半个多月,除了最开始的几天,他再没过联系她,也没尝试着来找她和好。

当初果然是她一厢情愿,非逼他跟她在一起。

她伫立片刻,平复下情绪,继续向前。

不远处的角落里,辛遇背对着她,正在打电话,身影修长。

感觉到有人走近,他回过头,看见辛狸,他对着电话那头吩咐了几句,放下手机。

“检查完了?”

辛狸点点头,将单子交给他。

辛遇仔细看过之后,见没什么大问题,摸了摸她的头,语气严肃:“以后按时吃饭,不然你就回家去住。”

辛狸撇嘴:“知道了。”

下午五点,日头偏西,晚光斜照入窗内,辉泽绮丽。

兄妹俩走到电梯处,同其他人一起等电梯门开。

突然,辛狸包里的手机响了,她拿出来一看,屏幕上是熟悉的昵称。

她顿了下,摁掉。

安静两秒,手机又继续响。

辛狸再次摁掉,像是有所感应,她下意识扭脸,就见谢予然站在走廊拐角处,正盯着她,双目幽深。

辛狸抿唇,犹豫了一下,忽然道:“哥,你刚刚接了那么久的电话,是不是有事啊?有事的话,你先走吧。”

辛遇偏头:“怎么了?”

辛狸道:“我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要问下医生,你先走吧。”

她边说边侧过身去推他,企图遮挡他的视线。

然而,这番动作却是欲盖弥彰,辛遇一抬眼,也看到了谢予然。

他转向辛狸,面色冷下来:“你跟他还没断干净?”

辛狸面上闪过一丝心虚:“断了断了,今天纯属意外,偶遇。”

辛遇皱眉:“既然断了,你还留下来干什么?跟我回去!”

“还有点话没说清楚……”

说话间,电梯门开了,辛狸赶紧推他往前,“电梯来了,你快进去。”

辛遇揽住她的肩,不由分说带着她一起进了电梯。

“哥!”

辛狸企图挣脱他,可惜却敌不过他的力气,只能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上,隔断视线。

电梯停停降降,一直到地下车库,辛遇拉着她上了车,语气严肃:“以后别再跟他来往。”

辛狸闷声不语,低头看着手机屏幕,再没电话过来,也没有消息。

心口隐隐作痛,郁气难消。

辛遇将车停在某家餐厅楼下,偏头见她神色恹恹,缓和了语调:“吃饭吧。”

辛狸跟着他下车,进了餐厅包厢。

她这几天本来胃口就不好,刚刚又撞见了谢予然,更加吃不下了,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。

辛遇见状蹙眉:“怎么就吃这么点?”

辛狸摇头:“吃不下了。”

“再吃点,刚从医院出来,又不好好吃饭了。”

辛狸不情愿地重新拿起筷子,扒拉了两口,又放下,朝他撒娇:“我真吃不下了,再吃要吐了。”

辛遇看着她,有些无奈,最后只能随她去了。

吃过晚饭,辛遇说:“爸让我晚上回去一趟,你是跟我一起回去,还是回我那边?”

辛狸忙摇头:“我现在还不想回去,等过几天。”

她现在这个样子,回去肯定只有挨骂的份儿,辛遇没勉强,同她一起出了餐厅,打算先送她回自己那边。

辛狸想到什么,忽然道:“我今天晚上想回我那里一趟,有点东西要拿。”

辛遇赶时间回家,送她到公寓楼下就离开了。

辛狸一个人上了楼,屋子里冷冷清清的,没有一丝人气。

她倒坐在沙发上,手指不经意碰触到了一根领带,是谢予然遗落下的——也是她之前送给他的礼物。

此时此刻,她拿起这根领带,莫名有种把他绑起来的冲动。

她坐了一会儿,从包里翻出手机,看着上面的未接来电,纠结半晌,回拨了过去。

那头很快接通。

辛狸捏着手机,调整出风淡云轻的语气:“你打电话给我,到底有什么事?”

电话那头,谢予然顿了片刻,才开口:“我们谈谈。”

辛狸:“谈什么?那天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吗?”

谢予然:“……”

想起那天她最后回的那条消息,谢予然的脸黑了黑。

辛狸看着手里的领带,沉默了几秒钟,说:“我回明庭花园这边了。”

--

约莫半个小时后,谢予然赶到了公寓内,他有辛狸公寓的钥匙,所以可以畅通无阻。

他进屋的时候,辛狸正侧倚在沙发上,怀里搂着抱枕,眼睫低低垂着,似乎睡着了,纤细的双腿屈起,双足白皙纤巧。

听见脚步声,她抬起头,竟然露了一个笑:“这么快就到啦?”

她将脚从沙发上放下来,姿势却没怎么变化,双手依旧搂着抱枕,“说吧,你想谈什么?”

谢予然在她一步之外顿足,与她对视:“沐晴的事,你到底要我怎么解释,你才肯相信?”

一口一个“沐晴”,听得人心里格外烦躁,辛狸好不容易酝酿出的一点好心情全给毁了,不耐烦道:“你要说的就是这个?”

“好,我听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她说着,将一根领带甩到了他身上。

谢予然反应不及,没接住,领带掉落在他脚下。

看见这条领带,他微微一怔,这是前不久她送给自己的,当时她眼里星光细碎,满满都是高兴。

微怔片刻,他弯腰将领带拾起,在她身侧坐下,伸手抱住了她。

“小狸,别生气了好不好?”

低低的嗓音传入耳中,辛狸眼角一涩,任由她抱着,没说话。

谢予然双手绕过她腰间,低声道:“我是对她动过一点心思,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”

说是已经过去了,可还不是巴巴地送她去机场?

自己这个女朋友想见他还得先预约时间。

辛狸越想越不畅快,心里憋着火,恨不得咬他两口。

她转过头,看着他,当真伏在他肩头,隔着衬衫咬了一口。

谢予然猝不及防,皱了下眉,没有推开她,而是揽住了她的背。

掌下身骨纤细,半个月不见,她明显消瘦了许多。

他忽然有些后悔,不该跟她置气。

辛狸没敢太用力,很快便松了口,再抬头时,眼眶已经红了。

谢予然抬手,指腹抚过她眼尾,问:“消气了没?”

“没有!”辛狸红着眼瞪他。

谢予然低头说:“那再咬两口?”

辛狸噗嗤一乐,随即又绷住脸,微抬下颌:“谁要咬你?牙疼。”

终于见她露了笑脸,谢予然心下一松,低头去吻她。

百度一下“许你骄纵88读书网”M.BaKa.Cc

每天第一时间更新:许你骄纵全文免费阅读。

同类推荐 天尊武神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对不起我开挂了 我在万界送外卖叶晨 带着军火库到大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都市之神级选择系统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我开局震惊了女帝 武神主宰 剑来
同类更新 末世巅峰主宰黄裳季泽磊 我头上是作者 梦境出售局 空间种田:农门富贵花 综艺之文娱小生 长安纨绔四少 没有人比我更懂青云掌门 从选择不做赘婿开始 汉城向南 亚索的奇妙之旅 从义庄开始修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