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源:
格格党

许你骄纵 第77章 番外七

最新网址:m.baka.cc

番外七

这天, 小姐妹出国旅游, 辛狸被硬拽着去机场送她。

“看你这天天闷闷不乐的, 不会是失恋了吧?”下车后, 小姐妹见她全程无精打采,不由问道。

辛狸抬头瞥她一眼, 心说:没失恋, 不过也跟失恋差不多了。

她恋爱的事,一直瞒得严, 小姐妹只知道个大概,还是连蒙带猜知道的,也不好多问, 挽着她的胳膊劝道:“别拉着个脸了,老得快。要不,你跟我一块儿去玩吧?正好散散心。”

想到谢予然那边的情况, 辛狸实在提不起兴致, 摇了摇头:“下次吧, 我暂时没心情。”

小姐妹无奈:“那好吧, 等我回来给你带礼物。”

候机厅内,人来人往,甜美的广播声不断回响。

两人一路往里,小姐妹忽然看着右前方道:“哎,那不是谢——”

话未完, 她想到什么, 猛地打住了话。

可惜辛狸已经听见, 她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——

谢予然竟然也在机场。

他面前站了一个年轻女人,一袭长裙,侧颜秀雅,正微微笑着同他在说些什么。

辛狸脚步一滞,像被钉在了原地,手足发凉。

小姐妹看了看她,见她面色不对,试探着问:“小狸,你那个神秘男朋友,是谢予然吗?”

辛狸没说话,脸上的神情已经替她作了回答。

小姐妹凑近她那边,小声同她八卦:“如果是的话,那你就要看着点了,那女人是章家的养女,叫章沐晴,特别能装。我听说,章家一直想借她跟谢家联姻,现在谢朔出事了,谢予然很可能会代替他哥的位置,难保她不会改变目标……”

说着说着,小姐妹忽然想起了最近的传闻,将嗓音压得更低:“哎,我最近还听人说,谢朔的车祸跟他这个弟弟有关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……你可得擦亮眼睛,别挑上个渣男,谈着谈着把自己给搭进去了……”

关于车祸的传言,辛狸最近也听人说过,不过这一点,她还是相信谢予然的,谢朔出事当天,他在她那里,当时他的反应作不了假。

而且,在一起这么久,她看得出来,他其实对这个哥哥很敬重。

见她一直不哼声,小姐妹没敢再刺激她,安抚道:“亲爱的别生气了,走,我们现在就过去,如果谢予然敢向着那个女人,我帮你手撕了他!”

辛狸拽住了她:“这事你别管了,赶紧准备上飞机吧。”

公众场合,他们又没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,她要真这么冲上去闹,只会让人看笑话。万一真闹大了,传出去,她家里那两位还不得揭了她的皮?

她实在丢不起这个脸。

小姐妹不放心地看着她:“小狸……”

辛狸推她往里:“真没事,我像是那种吃哑巴亏的人吗?他要真敢做对不起我的事,我回去就踹了他!你快走吧!”

“那你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小姐妹挥挥手,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。

辛狸立在原地,盯着不远处相谈甚欢的两人,捏紧拳头,看了片刻,最终没有上前,而是转身往外。

她抿着唇,脸色冷下来,高跟鞋重重叩在地板上,每一步都仿佛在发泄怒气。

没时间陪她,却有时间陪别的女人,很好。

------

另一头,谢予然抬起腕表看了眼时间,说:“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,一路顺风。”

章沐晴微微一笑,眉眼温柔:“好,今天麻烦你了。”

谢予然轻颔了下首,转过身,准备离开。

章沐晴看着他的背影,忽然又叫住他:“予然!”

谢予然顿足,回头。

章沐晴欲言又止,半晌,摇头笑笑:“没事了。”

谢予然没再迟疑,大步离去。

他先回了一趟医院,看了看谢朔,随后又去了公司。

当晚十点多,谢予然才回到自己的公寓。

楼道里灯光晦暗,他开锁进屋,穿过玄关,一眼就看到了客厅沙发上蜷缩着的身影。

他一愣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辛狸抱着双膝,抬起头:“怎么,我不能来吗?”

公寓的钥匙,辛狸手里有一套,是她之前胡搅蛮缠从他那里强行要过来的。

她当时开玩笑说怕他背着她金屋藏娇,现在想想,还真是讽刺。

“没有,就是有点意外,来了怎么也不开灯?”谢予然扯开领带,扔到一旁,“吃晚饭了没?”

辛狸死死盯着他,眼底隐约泛红:“你今天去哪儿了?”

谢予然松了松袖扣,以为她是在跟自己闹着玩,故意查岗,随口道:“医院和公司。”

辛狸冷笑一声:“是么?没去机场?”

谢予然动作一顿,转头看向她。

辛狸迎上他的目光,手指紧紧掐着掌心,已然到了爆发的边缘。

谢予然回过神来,问:“你今天也在机场?”

辛狸没说话。

谢予然有点头疼,坐到她身侧,尝试跟她解释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沐晴她要出国,走之前到医院看我哥,后来时间赶不及,我就送她到了机场……”

辛狸又是一声冷笑:“她没有司机吗,要你送?”

谢予然伸长胳膊去揽她,被她一把推开。

“我只问你一句,你是不是喜欢她?”

听见这句,谢予然晃神了一秒,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事情。

这一刹的反应落入辛狸眼中,仿佛冰霜利刃,狠狠扎了过来,湮没掉最后一丝希冀。

难怪他一直对她淡淡的,原来是心里另有他人。

辛狸自小被人捧在手心里,活得肆意张扬,还从没栽过这么大的跟头,一时间,难过、愤怒……各种情绪涌上心头,搅得天翻地覆。

“谢予然,你浑蛋!”她彻底红了眼,抓起茶几上的东西,胡乱往他身上砸,“你心里有别人,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?你把我当成什么了?”

谢予然被她砸了几下,抓住她的手腕,试图让她冷静下来:“小狸,你冷静一点……”

辛狸用力挣开他,混乱中一巴掌拍在他胸口:“冷静什么?你自己都承认了还让我冷静什么?是不是要我恭喜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?”

她哽咽着,眼泪不受控制地滚落下来,簌簌砸在衣服上。

谢予然看见她脸上的泪,越发头疼了:“你先别哭……”

“好,我成全你们,我们现在就分手!”

辛狸猛地推开他,从沙发上起身,因为动作太急,险些摔了一跤。

听到“分手”两个字,谢予然脸色一变,跟着站起来,扶住了她。

“小狸……”

辛狸站稳后,再次推开他。

大概是觉得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太过狼狈,太丢人,她抬手抹了两下脸,努力将眼泪憋回去。

“不对!我们从来就没开始过,哪来的分手?”

她回头看着他,高傲地扬起下巴,双目通红。

“你以为我当真多稀罕你?不过就是陪你玩玩而已,现在正好,我也不用找理由甩你了。”

人在气头上,什么伤人的话都一股脑往外倒,不留半分余地。

这几句话一出,谢予然仿佛被戳中了什么痛处,脸色瞬间一沉,阴云密布。

辛狸发泄完,没等他再开口,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。

门没关,摇摇晃晃的,彰显着她开门时的力度。

夜风从楼道里涌入,凉意透骨,谢予然眼神晦暗,在原地立了会儿,最后拿起手机追了出去。

他在公寓楼下追上辛狸,一把拽住她的手腕,眉头紧蹙。

“这么晚了,你要去哪里?”

“不用你管!”

辛狸用力想挣开他,这回却怎么也挣不开,白皙的手腕被捏出红痕。

谢予然将她拽至身前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辛狸拼命挣扎:“说了不用你管!放开我!”

两人正僵持着,忽然有车灯晃过,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了不远处。

车门打开,辛遇从里头下来,面上过了一层寒霜:“小狸!”

“哥!”

辛狸回头看一眼,终于挣脱了谢予然,急急朝那边奔去。

刹那间,委屈的情绪如海水涌上来,她一把抱住辛遇,卸去刚才强装的倔强,眼泪决了堤。

辛遇将她揽入怀中,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。

谢予然还想上前,辛遇忽然抬头,朝他投过来一个警告的眼神,随后揽着辛狸上了车。

车子在夜色中远去,谢予然一动不动地立着,模糊的影子投在地面,身影有些萧索。

上车后,辛狸不必再压抑情绪,捂着脸,伤心地哭出声来,眼泪从指缝间溢出。

辛遇看她这样,脸色更差了:“到底怎么了?闹成这样?”

辛狸事先没告诉他发生了什么,只发了个消息让他过来接自己。

她边哭边道:“我们分手了。”

辛遇皱眉:“好好的,为什么分手?他欺负你了?还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?”

辛狸摇头不语,泪不停往下掉。

辛遇问不出结果,只得温声:“好了,分就分了,值当哭成这样?”

辛狸仍旧不说话,只是默默掉着眼泪。

辛遇转动方向盘,拐入另外一条道,见她还在哭,不由道:“你再哭,我可就直接带你回家了。”

辛狸立马抬头:“不要!”

这事要让家里那两位知道,她就真完了。

她抬手从中控台上抽了几张纸巾,擦了擦眼泪,慢慢将情绪平复下来。

心口却始终难受得紧,仿佛有针在刺,绵绵密密地疼。

她长这么大,就没受过这种委屈。

当晚,辛狸没有回自己的公寓,而是跟着辛遇去了他住的地方。

一连几天,她都窝在屋子里不肯出门,饭也吃得少,整个人失魂落魄的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下去,再没了以前的生气。

期间,谢予然不止一次打过电话给她,都被她直接掐断了。

至于他有没有去她的公寓找她,她也无从得知。

----

再见到谢予然,是四天后,在一家酒吧内。

这家酒吧是她哥的一个朋友开的,她心情不好,便一个人过去买醉。

彩色的光在周遭晃动,她靠着吧台,一杯接一杯地喝着,神思渐渐迷糊。

一个陌生男人突然端着酒杯坐到她身侧,同她搭讪。

辛狸心中烦闷,也没赶他走,耷拉着眼睫听他说笑逗趣,只是不搭腔。

陌生男人说了半天,见她眼神迷离,趁机发出邀请:“要不,我们换个地方再喝?”

辛狸掀起眼皮,本想拒绝他,冷不防看到了他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熟悉身影——

谢予然不知何时也过来了。

她立刻改变了主意,朝眼前男人举杯,勾唇一笑,眼波流转:“好啊!”

杯中酒液泛开一片潋滟,如同她眸中的光。

陌生男人大喜,以为今晚将有一场艳遇,忙放下杯子,伸手去扶她。

辛狸避开他的搀扶,摇摇晃晃起身,还没迈出一步,就被人拽住了胳膊。

谢予然阴沉着脸,将她拽过去,带着她往外。

陌生男人不干了,急忙上前阻拦:“哎,你什么意思?”

谢予然回头,冷冷扫了他一眼,冲想挣开他的辛狸低低唤了声“小狸”。

辛狸眼角一涩,继续挣扎。

大概是看出两人关系不寻常,陌生男人没再阻拦。

谢予然拽着她,一路往外。

辛狸喝了酒,被他拽得跌跌撞撞,脚步踉跄。

“你干什么?放开我!”

出了酒吧,夜风扑面而来,谢予然不顾她的挣扎,直接扣住她的肩,将她揽入怀中。

他也喝了不少酒,不能开车,于是打电话叫了助理开车过来,半抱着她上去。

助理看到他怀里的醉态俨然的辛狸,愣了一下,没敢多问,迅速挪开了目光,发动车子。

“你放我下车,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听到没有?”辛狸边挣扎边哽咽出声,眼圈再次泛了红。

谢予然置若惘闻,牢牢禁锢着她,不肯松手。

辛狸在他肩头拍了好几下,结果他毫无感觉,反倒她自己拍得手疼。

她闹腾累了,渐渐消停下来,靠在他肩头昏昏欲睡。

城市霓虹一路飞掠而过。

谢予然带着她回了自己的公寓,直到进了屋,才将她松开。

辛狸踉跄着倒坐在沙发上,抬起脸看他,稍稍回了些神,勾起唇角,笑得讽刺。

“带我回来干什么?难不成你还想把我关起来?”

她斜倚着沙发,裙摆下小腿纤细,灯光从头顶泻下,映出莹白的锁骨和脖颈,雪白的脸上晕开大片绯红,显然是醉得狠了。

谢予然抬手解开领口一粒扣子,在她身侧坐下,说:“我去你那里找过你,你不在。”

辛狸别开脸,不理他。

谢予然看着她的侧脸,沉默片刻,缓缓道:“沐晴的事,我可以解释,我承认,我确实对她……”

话未完,就被辛狸一把打断:“你别说了!我不想听!”

她将脸转回来,瞪着他,眼底泛红,聚起水光。

谢予然去握她的手,低声唤她:“小狸……”

辛狸鼻头一酸,在他继续开口之前猛地仰起脸,堵住了他的唇。

她像是彻底醉糊涂了,蛮横地将他推倒在沙发上,用力亲着他,还重重咬了他一口。

卷翘的眼睫上,依稀沾着水意。

谢予然被她咬得蹙了下眉,随后揽住她的腰,勾身回吻过去。

辛狸却不准他起来,重新将他按倒,小孩子闹脾气一样压着他,胡乱撕扯着。

灯光柔和静谧,映照出凌乱纠缠的影,从客厅辗转到卧室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房间里再次响起破碎的争执声,听不太清。

……

对于辛狸来说,这一晚的体验,着实不怎么好,甚至可以称得上十分糟糕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人都喝了太多酒的缘故。

翌日,她很早就醒了,脑袋昏昏沉沉的,身上也难受得紧。

谢予然躺在旁边,黑发凌乱,闭着眼睛,还没醒。

他熟睡的时候,五官越发显得俊秀,有点儿像女孩子,而且还是纯良无害的那一种,让人不忍苛责。

辛狸侧过头,看着他,想起昨晚的种种,露出了复杂的表情。

她轻手轻脚起身下床,拾起地上掉落的衣服穿上,进卫生间洗漱。

洗漱完,谢予然还没醒,辛狸没惊动他,最后看了他几眼,悄悄离开。

屋外日光渐渐爬上窗台,窗帘随风拂动,晃开光影,谢予然动了动眼皮,终于醒了过来。

他起身,在屋内找了一圈,没找到人,摸过手机,皱着眉头给辛狸打电话。

一打过去,那边直接挂断。

随后,手机上跳出两条消息——

辛狸: 我们到此为止吧。

辛狸: 你的技术实在太差了!

谢予然:“……”

百度一下“许你骄纵88读书网”M.BaKa.Cc

每天第一时间更新:许你骄纵全文免费阅读。

同类推荐 天尊武神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对不起我开挂了 带着军火库到大明 都市之神级选择系统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我开局震惊了女帝 我在万界送外卖叶晨 武神主宰 剑来 上门女婿叶辰
同类更新 长安纨绔四少 没有人比我更懂青云掌门 从选择不做赘婿开始 汉城向南 亚索的奇妙之旅 从义庄开始修行 法学生猛章节列表_法学生猛最新章节全集_ 明先生的契约恋人章节列表_明先生的契约恋 我的饭馆很美味 变成人鱼被养了 重生回到年少